直接影响公职人员的招录质量

直接影响公职人员的招录质量

最新一则的公职招录丑闻就是吴忠跨省追捕案中王鹏举报马晶晶在公务员招考中的诸多疑点。而这只是公职招考中诸多权力自肥的一例,算不得极端,也算不得最有智力含量。若论明目张胆,莫过温州市龙湾区联合发文公开考录科级干部子女;若论智力含量,更是八仙过海:设置包括年龄、学历、性别、经历,甚至指定要求海外留学经历各种门槛,或者巧妙安排招录公示时间,掩人耳目,一切殚精竭虑的安排和设计只为了最小范围地圈定自己家的孩子。更遑论泄题作弊、在最具弹性的面试环节收买考官等手段了。这样的新闻看多了,以至于大家得出了一个结论:公职岗位是官员子女的就业自留地,没有背景的年轻人考公职,只是空作陪考的浮云一朵。

上周最火的一句流行语是恨爹不成刚,挪用在公职招考中权力破坏平等的现象中倒也贴切。公职招录,这个设计初衷是以平等、透明的原则选拔人才的制度,在现实中却演化为一些官员为子女和亲属谋求有限社会资源的拼爹大战。其层出不穷的内幕,已经严重刺激了社会对公平二字的敏感神经。

近年来,公职招考作弊内幕不断升级,已经从所谓的潜规则进化到了给领导子女量身定制职位,甚至出现交叉安排、提前内定、考试作弊、公示巧合、人才引进等种种作弊手法。专家认为,某些官员子女通过种种安排进入官场的现象已经普遍存在于各个层面、各种类型的公共部门。(12月7日本报第8版)

只要有权力,就可能有不公。但底线是,权力之手试图自肥的时候,能及时得到惩戒。同样是公职人员招录丑闻,今年9月,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柳明桓因为女儿被特招为外交部高级公务员,而迫于舆论压力辞职,却维护了公职招录中身份制度的平等。而我们见过哪个特招门中的官员引咎辞职吗?

发生在公职招录中的不公内幕,已经是一种新型的权力腐败:以权力抢夺有限的社会就业资源;而这种不公,使权力成为进入公职的通行证,优秀成为一个传说,直接影响公职人员的招录质量。这种现象尤以就业岗位有限的中西部地区和基层单位为甚。其官场裙带成风、权力自肥,甚至已严重到可能演化为权力世袭的程度。你的手机可能收到过这样一则段子,可见社会对权力世袭的忧虑之深:儿女通过电台为父亲生日点歌:县人事局王局长,今天是您58岁生日,您在县工行工作的大女儿、县法院工作的二女儿、在税务局工作的小儿子以及在县公安局工作的大女婿、在县政府工作的二女婿、在县医院工作的儿媳妇,共同祝您生日快乐!他们为您点播一首《好大一棵树》,请欣赏……”而当我们讨论大城市中蚁族为何不回家乡就业时,可曾设想过那些二三线城市中可能存在的新型就业不公?

屡屡曝出的公职招考内幕,撕开了一个权力破坏公平的可怕现实。在一个就业机会有限的社会里,如果权贵者的子女更有机会被选拔到重要岗位中去,这本身就是侵犯了同等条件下其他人的平等权。越来越多的官员子女上位,就同时封死了其他阶层子女的机会。如果不从制度上加以防范、杜绝、惩戒,可能导致一个新的权力贵族化演化为现实。王侯将相有种吗?可能有——如果权力被纵容为不公的肇事者而不被追究。

阅读次数:
 

上一篇:5月1日凌晨零时45分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