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真的要永远失去他了

我就真的要永远失去他了

两年来,张亚兰认识了一些“渐冻症”患者的亲友,在微信群里讨论如何减轻患者病痛的办法,她盼望着、梦想着奇迹出现,期盼特效药或新的治疗办法问世。

张亚兰和丈夫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十团承包土地。2016年10月的一天,丈夫开着收割机割水稻,腿脚一阵发麻,从车上摔了下来。刚开始没在意,以为是累的,直到秋收结束,丈夫才同意去医院检查,结果让两人不敢相信:“渐冻症”。

“他有知觉,每天都喊痛,尽量多按摩减轻他的疼痛。”长时间的劳累让张亚兰力不从心,浑身疼痛,背上、肩膀上、手臂上时常贴满了膏药,跟死神“抢”丈夫的她再累也不放弃。

之前夫妻恩爱,相敬如宾,重活累活都是丈夫干,从来不让她沾手。“我逛街时看到喜欢的东西不舍得买,他就会悄悄地买回来给我。三八妇女节、情人节都会给我送礼物,每年如此。以前,咸鸭蛋非常珍贵,我喜欢吃蛋黄,他会把所有的蛋黄都给我。”张亚兰说:“直到生病了还想着把好吃的留给我,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减轻他的病痛。”

丈夫每次睡着不足一小时,一天加起来只睡5个小时;疼痛使他无法入眠,每晚睡熟了张亚兰才敢睡;一有动静会立即惊醒,生怕丈夫叫时听不见。“若是一口痰堵住喉咙,我就真的要永远失去他了。”张亚兰告诉记者。

看病让这个家债台高筑。张亚兰管理100亩杏园,一边忙园子,一边照顾丈夫,为此她学车考取了驾照。到杏园干活,就把丈夫从家里“搬”到地里,天黑再“搬”回去,每次出门都要花很长时间,轮椅、呼吸机、吸痰机……塞满一车。

“‘目前这病还治不了,你们回去吧。’听了医生说的话,感觉像天塌了一样。”张亚兰不相信命运这么无情,带着丈夫踏上了求医之路,北方、南方;大医院,小门诊都看过了,就连民间偏方都试了个遍。

“累的时候,我也会哭,但是不能让他看到,我在心里默默呼喊‘孩她爸,你快好起来吧,我快抱不动你了。’”张亚兰称:“我要努力挣钱,买好药,我坚信他一定能好转。”(完)

“渐冻症”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与癌症并列的“五大绝症”之一,患者的全身肌肉会慢慢萎缩,意识清醒地看着自己慢慢“被冻住”。资料显示,“渐冻症”患者平均预期寿命3-5年,只有10%的患者能存活超10年。

起初,丈夫虽然走路不稳、常常摔跤,但还能搀扶着到医院看病;随着病情恶化,现在头部以下都不能动,连坐一会儿都困难。

阅读次数:
 

上一篇:魅力沈城沈阳是辽宁省省会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